财新传媒
2019年04月22日 09:26

存款立行是个伪命题,做零售银行需要重塑集体心智和组织气质

当前,中国的经济发展和金融监管已进入全面的新常态,银行业经营逻辑发生了根本变化,零售转型乃大势所趋。
 
立于变革之中,回首转型之路,需重审过往经验,厘清战略误区,回归本源,才能坚定前行步伐。面对市场环境之变,客户需求之变,旧有观念与业务角色有了新变化,唯有把握本源逻辑,顺应时代发展,产生新理解、做出新变化,才能固本清源,走出特色化之路。
 
立足现在,当放眼未来,战略是前行之本。一个好的零售银行一定不是技术层面的,必然重塑了组织心智与文化气质,对“道”的层面的理念将深化改革之路。
 
本文为《零售银行》杂......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8日 09:40

流动性泛滥与信用违约潮:一首迟早奏响的“冰与火之歌”

流动性泛滥与信用违约潮:一首迟早奏响的“冰与火之歌”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数据回暖,央妈开始节制。但国开姨很忙,四处救火,因为一些地方平台违约的狼烟四起。然而,每一次兜底,都给交易员打一针兴奋剂:越烂越买。买城投债是一种信仰,而不是简单投资。
 
何时是个头?谁绑架了谁?光靠“央妈+国开姨”的基础货币就能拯救“债务藩镇”的一地鸡毛?若如此,总要付出泡沫和通胀的代价。因为你在为一堆有毒资产凭空印钞!
 
 
社融超预期增长(环比增长了四倍),意味着中国又成功的制造了一次“信用脉冲”。商业银行通过信用......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5日 09:30

社融超预期与股市再出发:“盈利牛”能否接力“融资牛”?

社融超预期与股市再出发:“盈利牛”能否接力“融资牛”?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最近一年政策周期的演进脉络是,去年上半年货币端见底,央行连续五次降准大幅宽松;下半年信用端见底,监管部门下指标商行加快信贷投放;今年初两会后财政端见底,去年下半年开始酝酿的基建项目开始加快落地。货币信贷宽松经过半年时滞后开始出效果,但并不一定像上一次那么强劲。3月社融货币数据有季度扰动,但总体上还是超预期回暖。
 
信用数据好不一定利于股市。货币宽松预期开始下降,利率中枢很难再下,信用市场对股市在资金面也有挤出效应,况且通胀正在蠢蠢欲动,分母端的压力正在变大。但社融和经济数据正在提升分子的盈利预期(注意不是现实是预期),......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3日 14:11

中国银行业“进化论”:商业银行、影子银行与投资银行

中国银行业“进化论”:商业银行、影子银行与投资银行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张鹏(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实体经济的新旧动能转换,映射到金融动能层面,是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作为金融主导产能的转换。很显然,旧资产当前依附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有些正在恶化成有毒资产,有些则在流动性的马尔福林液浸泡下僵化(挂账、展期、借新还旧)。
 
而投资银行,注意我们这里说的是真投行而不是通道(非标),则是培育中国新经济、新周期的金融新动能。
 
然而,不能随便否定过去和现实。一切存在都有其历史合理性——当然并不意味着当下和未来的合理性,因为总有顽固的路径依赖......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3日 09:28

利率并轨与大类资产重定价

利率并轨与大类资产重定价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利率并轨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价格闯关。确切的来说是金融商品的价格闯关。上世纪商品市场双轨并轨和价格闯关引发的市场波动仍让人记忆犹新,那么金融商品价格的闯关即利率并轨会引发什么样的宏观后果?这个实际上自2015年开始,金融市场就已经开始释放和出清。当前的利率并轨对大类资产重定价可能已经影响不大,因为当前金融市场上,可市场化定价的金融产品在边际上已经占主导。而那些仍处于粘性状态的非市场化利率,已经不是金融层面能解释的。我们需要从制度变迁动力学和大类资产重定价的深度层面去理解其中的原理和机制。
 
一、利率双轨的主......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2日 09:37

房地产税:中国的“李嘉图难题”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节约者则成为……双重征税的牺牲品”——费雪:《资本与收入》,第266页。
如何在一个债务泡沫上“悬崖式”征收资本资产税,这是一个世界级难题。我们姑且称为“李嘉图难题”。
 
泡沫可能只有破灭时才能确定存在,我们尚且不去争论。但有意思而又吊诡的是,美股和中房,这两个公认的全球最硬的两大资产泡沫,最近十年都存在一个政府免费发行的宏观看跌期权。美股是美联储看跌期权,即美股大跌美联储就会鸽派兜底(事实也恰是如此)。对于中国的房来说,这个看跌期权—&......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2日 09:44

美联储全面转鸽:一切皆如法,如梦幻泡影

美联储全面转鸽:一切皆如法,如梦幻泡影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教授)
 
当前全球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自然气候变暖,海洋水平面上升;另一个是全球货币政策气候变暖,货币水位上升。次贷危机十年来,全球央行发行货币翻了至少四倍。海洋水位上升将水淹世界,货币水位上升呢?财富的诺亚方舟在哪里?
 
人们本以为,2015年开始,美联储会带领全球央行开始共同治理信用体系污染和货币政策滥用问题。我们也看到了美联储开始加息,停止量化宽松并在2018年缩表的实际行动。然而,不过是三年,在近日举行的FOMC会议上,美联储超预期的全面转鸽:不仅2019年不再加息,而且要停止缩表。至于会不会降息并扩表,虽然......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1日 09:39

中国经济波动被“熨平”了吗?

中国经济波动被“熨平”了吗?
——现象、机理与影响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程睿智(西泽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某私募基金研究员)
摘要:最近几年,中国宏观经济波动率明显下降,但没有引起理论界和政策层的足够重视。本文针对这一问题,运用微观层面的时滞效应、群体博弈理论和宏观层面的蛛网模型理论,结合中国的经济金融现实,从总供需曲线、经济结构调整和宏观调控政策等方面进行了解释。我们认为最近10年尤其是2012年以来,人口老龄化和投资收益率下降抑制了总供给弹性,新旧动能转换和经济结构优化提高了经济韧性,宏观调控体系的完善和改进提高了政策逆调节能力,这些都是中国经济波动降......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8日 17:18

股市这波上涨逻辑?研究和思考的目的是为了预测未来?

本期为西泽研究院开通的知识星球“赵建的经济学讲座”本月内容节选。这是一个用经济学、政治学、历史和社会学的多维方法解读中国经济的星球。
 
一、股市思考集锦
 
2月27日:股市的天时地利人和已经叠加变好?
 
赵建:今天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了。这一波多头打下来,势如破竹飞龙在天。我在一篇文章里写到,中国实体经济的天时地利人和还没好转。但是股市的天时地利人和已经叠加变好:
 
一,天时,过去叠加的坏消息形成的深度杀跌,都被一一的全部或部分证伪,巨大的预期差在心理上形成了巨大的势能。意思是并不是......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4日 10:35

赵建:普惠金融的现实困境与突破思路

赵建:普惠金融的现实困境与突破思路
摘要:新时代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要求提高经济发展的包容性,金融发展过程中的结构性矛盾和资源错配要求进一步推进金融深化,两大问题融合在一起的答案便是发展普惠金融。当前中国的普惠金融存在着模式漂移和供给不足等问题,理论层面的研究也相对滞后,需要金融发展理论、金融伦理学、机制设计理论等传统理论的融合。理论概念的界定是前提,普惠金融首先是“金融”,要遵从金融的基本规律,同时在覆盖范围上要“普”,在资金价格上要“惠”。本文在一个标准的金融企业生产环境下构建了普惠金融的生产函数,以此为基础构建了技术可能性曲线和社会福利曲线,分析了发展普惠金融对社会福利的改进效应。在解决思......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2日 14:55

消费型社会与高质量发展:从人本主义的角度思考经济增长

文 | 沈聪(西泽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校聘教授)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的经济增速出现了连续下台阶的现象,长期经济增速已经从两位数回落到6-6.5%的区间内,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已迫在眉睫。但过去十年由于以投资驱动形成的过剩产能和过高债务问题依然存在,面对新的经济周期压力,投资这把双刃剑可能要重新启用。这不得不引发我们对长期经济增长动能的反思。
 
有学者认为消费只是增长的结果而不是增长本身,投资才是增长的根本动力。然而我们要问的是,一个社会经济增长的根本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人的幸福感提升和社会福祉的提高?在经济学理论......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8日 09:46

赵建:当资本市场开始嘲笑“基本面”的时候

赵建:当资本市场开始嘲笑“基本面”的时候
看了基本面,收盘去吃面。讲究基本面,输在起跑线。遵从基本面,天天只吃面。忘记基本面,拥抱大阳线。
 
据说,记忆只有三秒的人很幸福,因为伤疤还没好就可以忘记痛。这个也有心理进化论的依据:遗忘是人类几万年心智进化的结果,为了不一直活在痛苦的过去,否则人的神经会崩溃。
 
去年我们写过一篇《什么样的春天才配得上这一年的遍体鳞伤》。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波春天来的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快,都要温暖。甚至都没有“乍暖还寒时候”,也就不用“最难将息”。这就是资本市场和资产价格的玄妙之处。
 
关于资产定价,理论上是一......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7日 09:38

金融发展与贫富差距:一个日益迫切的社会学和伦理学问题

金融发展与贫富差距:一个日益迫切的社会学和伦理学问题
本文为西泽研究院出品的金融业供给侧改革研究系列。之前已发表系列作品有《从金融严监管到金融业供给侧改革:政策思路与基本逻辑》。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 张鹏(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摘要:在高层最近的讲话中,重点提到了金融业供给侧改革,这是非常罕见的。究竟怎么改,改成什么样,很多业内人士都在探索。然而,在认清金融供给侧改革路径之前,有个问题我们需要认真回答:发展金融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仅仅是为了服务实体经济吗?实际上很多研究证明,金融发展不仅仅对经济方面,对一个社会的各方面都有深层次影响。
 
我们这里想探讨的是,金融发展对社会的收入和贫富分配......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6日 09:33

没有卓越的企业家 GDP赢了世界又如何

——国力的竞争就是企业家的竞争
 
褚时健先生是改革开放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的代表,也是以后中国各代企业家的精神旗帜。在时代的浪潮和暗流中历尽沧桑,七十岁后上山植树育橙,他的橙园成为王石等第二代,第三代企业家的“朝圣地”。褚先生近日驾鹤西去,留下了一个时代的背影和人生的传奇。本文为赵建院长一年前的旧文,今日重新发布,致敬褚时健先生,致敬中国的企业家。他们,不易。以下为原文。
 
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当选总统,消费主义大潮下产品背后的企业成为人们膜拜朝圣的对象,互联网平台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民营企......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8日 09:31

从金融严监管到金融业供给侧改革的政策思路与基本逻辑

从金融严监管到金融供给侧改革,这一话语体系的转变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破”到“立”的过程。
 
今年股债等大类的研判,恐怕要沿着金融业供给侧改革的主线来展开。防风险攻坚战已经打了三年,硕果累累同时也遍体鳞伤,过去采取的思路主要是破,现在是又破又立的时候了。结合中美贸易战和国内金融产能的局势,开放是金融业的一大主题。在现在这个金融形势下,外资凭什么愿意进来,那就要打扫好屋子再请客,这就是金融业供给侧改革要做的事。
 
或许商业银行已经完成了他的时代使命,为工业化城市化等抵押品密集型行业融资,但是新的抵押品在哪里?中国新时代......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5日 09:36

赵建:货币与自由

当你企图将宽松的货币定向流到中小企业,当你企图消除结构性存款和票据贴现间的循环套利,当你企图监测货币资金用途流向的时候,你可能没意识到你正在破坏货币的本性。甚至这种思维,正在将“货币经济”重新退化到计划年代的“票证经济”。因为货币,从来不是结构的特指,而是数量的自由。正是这种自由,才有了现代经济的繁荣。
 
货币为了自由而来。它作为一般等价物,作为一种价值尺度和会计单位,将一切质上的不同淹没在量的数字上。也就将一切存在的不自由,“自由化”在一张张钞票上:在那一刻,你可以拿着钞票购买世界上任何可以标价的东西,不会有人问你的身份,性别,颜......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1日 09:45

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缩短中小企业应收账款账期

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缩短中小企业应收账款账期
作者:王耀(西泽特约研究员)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
 
摘要:2018年以来,央行频繁降准,但通过市场运行情况来看,货币政策的终端传导并没有进一步打通,资金并没有真正地流入到实体。如何打通目前经济的任督二脉?文中提出一种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探究思路:缩短中小企业应收账款账期。
 
一、货币政策失效的原因
 
2018年以来央行已降准五次,而每次对应的货币乘数提升均呈现边际减弱,显示稳经济目标非降准单一政策所能简单实现,未来在降准之外需要关注更多其他政策,需要关注货币政策的终端传导是否进一步打通。这也就是为什么央行已经连续降......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8日 09:41

经济金融形势好转了吗?你所担心的,可能都不会发生?

作者,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本文为西泽研究院内部形势研讨会的讲话整理。
一,从乌云压顶到清风徐来:危机警报解除了吗?
2018年,尤其是2018年下半年(具体说是10月后),经济学家的末日情绪达到了顶点。我常说10月的最后一周是中国金融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刻:股市2500,汇率7,外储3万亿等几个心理关口指标叠加到了一块。可以说是中国经济金融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尖峰”时刻,或者说是千钧一发的系统性危机时刻。不仅是中国股市,美国的股市跌的也是崩盘式的,一场声势浩大的金融海啸似乎不可避免。
 
然而过了农历年后,整个经济金融形势似乎都在好转。经济数据不再......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4日 09:39

银行已死?银行永生

——谈谈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中国银行业
作者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曾写过银行三部曲《存款立行,谁来立存款——后利率市场化时代银行生存秘笈之一》《凛冬已至,还有多少银行人在假装干银行》《利率市场化——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银行人》;新银行三部曲之《凛冬加深,还能继续假装干银行吗?》,本文为新银行三部曲之二。
 
《流浪地球》最近火了,也有很多争议。即使有再多科学硬伤,但是就整个故事表达和情节结构来看,我觉得最大的进步是中国人终于有了“末日情结”——虽......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31日 17:45

危险的暗流——长期低利率之谜

危险的暗流——长期低利率之谜
文 | 张鹏(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教授)
“利率是一个国家文化水平的反映:一个民族的智力和道德力量越强大,其利率水平越低下”。
——庞巴维克
 
2008年,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严重挫伤了世界经济,给世界各国的人民生活带来了巨大冲击。为了应对持续危机引发的恶性循环,以美联储为首的各国央行在危机之后,持续祭出宽松性货币政策: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从危机之前的5.25%不断下降,直至最低点0%左右,即使从2015年开始加息,当前的水平也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而且当前预期美联储停止加息甚至降息的声音越来越多;欧元区、日本等经济体更......
阅读全文>>